新疆:职业教育走进“春天里”

  参加完同学聚会后,周洁释然了。

  很长一段时间,作为一名毕业于新疆职业大学的高职生,周洁常常因为自己没有考上本科院校而有些遗憾和自卑,从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昔日同窗羡慕的对象,而他们中,还不乏名校毕业生。

  高职生也有“春天”啊,周洁内心欢喜。她不知道,职业教育正在迎来最好的发展时机。

  发展职业教育早已经不是个新话题,但今年的情形大为不同:一是国务院在9年之后再次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出炉发展职业教育体系的“顶层设计”;二是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拟将600多所地方本科院校转向职业教育。

  一系列职教新政的出台,预示着职业教育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代。

  当前,新疆与全国一样,处在经济转型关键期,一个巨大的问号正等待回答——我区职业教育能否挑起培养经济转型所需大批高技能人才的重担?在职业教育求变突围的格局之下,应该着力培育什么样的新时期人才?在人才强国战略的指引之下,又该如何充分发挥职业教育的功能?这些问题同样需要答案。

  高职生的春天来临

  工作台前,周洁握着一件和田玉手把件细细地用砂条和油石打磨,“这叫抛光,能够显著提升玉产品的色泽和外观”。她学的是宝玉石鉴定与加工技术,如今在新疆和田玉文化创意产业园马金萍玉雕工作室担任技师已经1年多。

  之所以让同学们羡慕,是因为周洁很容易就找到了工作,而且未来发展前景相当不错。一些当年读了本科的同学们如今仍旧奔波在一轮又一轮的面试中,就业前景不明。“刚开始真的觉得自己比别人低了一截,但现在对未来充满希望,有一门技术在手,走到哪里都不用太担心。”周洁眼里放出了光彩。

  这样的心理变化,或许我区数十万名职教生中,不少人都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新疆职业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严民范说,从国家到自治区层面的一系列行动和政策表明,中央及自治区领导对职业教育的重视前所未有,职业教育真正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发展现代职业教育对我区意义重大。

  从现实情况看,转方式、调结构、促升级是当前我区经济工作的关键词。转型升级的关键在人才,从某种意义上说经济结构的调整,迫切需要劳动力的规模、素质、布局和结构同步提高调整,职业教育在这方面承担着不可替代的历史责任。正因如此,不久前自治区政协专题召开促进我区职业教育发展月度协商座谈会。

  自治区政协主席努尔兰·阿不都满金说,职业教育问题关系新疆经济转型升级和长远竞争力提升,既是教育问题,也是经济问题,更是重大民生问题,需要各个方面共同关注、常抓不懈。

  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职业教育能够很好地平衡当前招工与就业的现实矛盾。

  记者从自治区人才资源市场了解到,今年第一季度入场单位提供的岗位需求中,普工和技工(技师)专业位居单位需求榜的前两位,三分之一的单位对技工(技师)的需求量达到职位总数的50%以上;从岗位需求的学历要求看,70%的职位要求学历在专科及以下。

  “招聘单位改变了过去片面的‘学历论’,而更加重视人才的实际能力,‘人才以用为本’成为招聘单位用人选才的基本理念。”该市场综合部秘书何天雄说。

  人才以用为本,实现途径是职业教育。

  按照自治区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和产业发展特点,我区技工院校专业设置主要围绕煤炭、煤电、煤化工、机电、交通、石油石化等支柱产业及特色餐饮和现代化服务业展开,高技能人才培养主要  集中在农业、机电、交通等行业企业。

  显示困局不容回避

  职业教育迎来最好发展机遇,但在很多家长和学生心中,并不具备吸引力。

  家住乌市米东区景盛苑小区的周晶即将升入高三,虽然成绩不是很好,但他明确表示不会选择职业教育:“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才上职大,说出去不好听,而且职业院校基本上没有本科和研究生教育,很难取得高学历。”

  这也反映出,这些年,在国家的大力支持和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下,我区职业教育虽然有了长足进步,但仍然路障重重。

  自治区教育厅党组成员、副厅长毛力提·满苏尔表示,从整体来看,职业教育仍然是我区教育事业发展的薄弱环节,目前仍处于恢复性发展阶段,存在的困难和问题也较为突出。

  今年3月,自治区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组织专人对乌鲁木齐市、阿克苏地区、兵团教育局和自治区、兵团的部分职业院校进行调研,梳理出了我区职业教育存在教师队伍建设仍然薄弱;招生困难,学生流失严重;就业渠道窄;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有待进一步提高;职业教育投入不足;校企合作机制不完善等6个方面的问题。

  在我区职教人看来,建立现代职业教育体系,首当其冲的问题是师资短板。

  据悉,我区技工院校在职教职工人数为人,专兼职教师共计9256人,其中,专职教师为7516人,兼职教师为1740人。

  “一支既能教书本理论,更能带实际操作的‘双师型’教师队伍,是发展职业教育的重要保障。而现实中,想要的进不来,现有的难培训,兼职的不好用。”严民范说。

  新疆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葛亮说,在教学实践中,我们有感于懂“双语”的专业技术教师队伍的匮乏,影响教学进度和质量,因此,要加大对懂“双语”专业技术教师队伍的培养力度,努力拓宽培训渠道。

  职业教育吸引力低的问题同样不容忽视,尤其事关行业传承和产业发展的学校,由于需求面窄,生存更是举步维艰。

  新疆农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教授李玉鸿举例说,2000年以后,随着职业教育市场化,农业职业学校在数量上呈现严重萎缩状态。除原新疆农业学校独立升格成为高职,并成为首批28所国家示范性高职院校,其他农校或已经被合并,或生源锐减而正在被地方政府整合。被合并的农校,在新的学校中基本呈现萎缩状态,生源少,成为边缘专业。

  职业教育强调的是技能学习和实践能力的培养,强调的是校企合作和订单式培养,但多年来,校企在合作过程中“校热企冷”现象十分突出。

  “职业教育的规模、结构、质量、效益还不能适应跨越式发展的需求,专业设置和人才培养适应新变化新要求的能力不强,特别是紧缺专业人才的培养严重滞后,人才培养质量与用工单位的需求还存在差距。加强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合理设置专业、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提升教育教学质量、提高学生尤其是少数民族学生就业率和就业层次的任务仍然非常艰巨。”毛力提·满苏尔说。

  构建现代职教体系 激活发展动力

  毫无疑问,拆藩篱,清路障,激发职业教育活力,让获得相应技能的职校学生真正成为支撑我区实体经济持续发展和战略转型产业大军的主体力量,是当前必须要面对的问题。

  事实上,这篇文章也正在开篇。

  严民范说,全社会高度关注给力职业教育,职教领域感到责任重大并正在发力,“职业院校办学目的要明确,就是要培养高素质高技能应用型人才,在这个基础上,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办学途径”。

  新疆和田玉文化创意产业园是新疆职业大学与新疆诚和和田玉文化传播公司合作共建的教学实训基地。记者看到,这里一楼是百工坊,二楼是产业加工中心,三楼有大师工作室,四楼是新疆职业大学传媒与设计学院(另冠名为新疆职业大学和田玉文化学院),真正实现招生与招工同步,教学与生产同步,实习与就业同步。

  马金萍玉雕工作室负责人马金萍对这种办学模式非常认同,她的工作室有5个高职毕业生。“与社会上招收的人员相比,他们起点高,更专业。在这里学习的3年期间,专家、技术人员的直接授课,面对面地指导,以及很好的实践平台,都让学生的技能提升和日后就业占有绝对优势。”

  新疆交通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段明社说,学院在办学机制创新实践中,基本形成了“三层次一网络”的校企合作机制建设。目前,学院已与企业联手建立了120个稳定的校外实习实训基地,包括丰田汽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神龙汽车有限公司等。学生初次就业率从2011年的90.2%提升至2013年的97.38%。针对2013届毕业生,就业单位整体评价满意度为96.4%,总体评价是知识面宽,上手快。

  针对职业教育学历断层的现状,新疆职业大学的探索是和本科院校合作办应用型本科专业、跟德国合作办双元制大学、办成人教育式本科3种形式,从而打通中职—高职—本科职业人才教育“立交桥”。

  葛亮认为,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实施,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在新疆落地生根,应尽快整合职业教育资源,建立职业教育的完整体系,吸引更多优秀学生报考职业院校。

  据悉,自治区政协“促进我区职业教育发展”月度协商座谈会上,也提出了切实加强职业教育师资队伍建设、增强职业教育吸引力、推行就业资格许可制度、完善职业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指导做好职业教育校企合作、充分利用援疆资源等6条建议,形成《协商意见》,报自治区党委、政府作决策参考。

  另外两个利好消息是,近日,自治区财政拨付专项资金780万元,为我区职业教育对口帮扶提供资金支持;国家发展改革委下发批复,批准了新疆职业大学借用德国促进贷款建设中德(新疆)职业教育实训基地项目,该项目总投资为2.124亿元人民币,其中借用德国促进贷款2000万欧元,该项目建成后,可辐射和带动新疆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

  “我们坚信,通过一系列有效措施破解难题,补齐短板,必将提升我区职业教育质量,释放‘人才红利’,激活发展动力。”段明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