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党组发出通知要求学习好贯彻好落实好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精神

  摘要

  客观来说,如今人们考研的目的已逐渐多样化,甚至还呈现出研究生学历约等于“基础性”学历的特征。在研究生成为很多用人单位门槛学历的同时,一批在职人员也基于自身发展需要报考研究生,进而导致今年考研人数的剧增。但另一方面,高水平大学更希望维持自己的“精英”品质,偏向招收自己或同层次大学的推荐生,不乐于录取普通高校的学生和在职生。

  客观来说,如今人们考研的目的已逐渐多样化,甚至还呈现出研究生学历约等于“基础性”学历的特征。在研究生成为很多用人单位门槛学历的同时,一批在职人员也基于自身发展需要报考研究生,进而导致今年考研人数的剧增。但另一方面,高水平大学更希望维持自己的“精英”品质,偏向招收自己或同层次大学的推荐生,不乐于录取普通高校的学生和在职生。

  2015年,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在“两个一流”建设大背景下,学科重要性愈发凸显,相关高校随之启动大规模的学位点调整工作,这体现了高校的办学自主权行使,也开启了学位点破除终身制、实施动态调整的开端,意义重大。

  具体分析,我认为,积极的影响有:学校对学科、学位点开始进行整体规划,有上有下,有利于优势学科的发展,有利于提高学校的核心竞争力;有利于优化学校的学科专业结构,避免因人设岗、因教师而培养学生的现象重复发生;有利于推动教育与生产劳动、区域经济、行业产业相结合,缓解就业压力等。

  然而,这也有可能导致高校过度功利,存在臆想的“两个一流”卡位现象;有可能破坏人才培养的土壤,有些学科在本校天生不可能做强,但却是人才培养不可或缺的元素;有可能造成隐性学科资源流失,如一些长期积淀下来的学科资源流失和师承关联断裂等。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高教室主任 马陆亭)(光明日报记者 晋浩天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