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7.可持续发展教育从山区走来——衢州的探索

可持续发展正在成为国际政治和经济世界中流行的词汇,教育界的敏感从业者早已认识到可持续发展战略对教育的影响和要求。无论将生态文明融入课程,还是将特殊课程与当地资源结合起来,它们都对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具有意义,并为可持续发展战略探索教育支持。

可持续发展教育来自山区

漳州的探索

七里校区的“竹教室”

在浙江省Lu州市鹿鸣小学七里校区,有一个专门的课程可以学习在竹园里种竹子和挖笋。在这样的教室里,七里山区的农民家长和学生成了特殊的老师。他们与学校老师一起向学生讲授笋。

“除了在校园里开辟一个竹子角,我们还从学校附近的农民那里租了一个竹子花园,以开展全面的教学实践活动。”鹿鸣小学的老师杨霞说。

“ 3万亩竹林,竹影摇曳,景色无限。”当地人经常用这样的话来介绍浙江省赣州市西北部七里乡的特色。自2006年由市鹿鸣小学托管以来,学校已开始通过校园文化建设来提高学校水平。七里山区以竹子为特产的当地资源,已成为学校开展特色竹文化的第二堂课。为纪念七里乡人民而动摇了几代人的竹子进入了七里校区孩子们的视野。

七里乡的家长和学生热情欢迎“竹文化劳动基地”的到来。在一年一度的鹿鸣城乡校区学生交流会上,七里校区的孩子们将用自己的竹制品参加跳蚤市场。这些小作品通常被城市儿童“疯狂订购”。

Qu州市教育局局长姚洪昌眼中,鹿鸣七里小学是is州教育可持续发展的缩影。州市大成小学家务活少了为镇上的孩子们设置的家政教育,万田中央学校的居民用废弃旧房子里的旧瓦通过“瓦上绘画”课程开展了课程,关注的是孩子们的全面发展所有角度。 “将围绕主题的孩子们带入教室,他们将课堂的当地经济和社会特征吸收到教室中,将可持续发展概念的环保意识通过具体,细微的教学活动渗透到孩子的思想世界中,我们的教育机构还有学校需要探索的方向。”

转身去抱孩子

七里小学位于漳州市科城区最偏远的山区。学校距离市区40多公里。交通非常不便。山区教师的年龄结构老化,教育观念落后,英语和体育等专职教师的匮乏严重制约了学校教育。发展。

面对城乡学校的严重两极分化,沧州市从“乡村学校,乡村教师,乡村学生”三个层面着眼于教育的可持续发展,并开始大力推广教育,以解决“乡村”问题。农业,农村地区和农民”。一系列均衡的探索。

经过三年的羁押实施,鹿鸣小学实现了将七里校区定为“顶级山区学校”的目标。此外,这种成功的经验促使该地区扩大了“名校接管弱学校”的范围。越来越多的农村儿童接受素质教育。城乡教育之间的平衡不再是梦想,而是生动的梦想。事实。

“试图逃学的孩子们回来了,有些想转身的孩子被保留了!”浙江省Qu州市柯城区七里校区经过“以名校接手弱学校”的试验,使七里乡余继雄感到非常高兴。

平衡是赣州可持续发展教育的重点之一。

“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包括三个层面的含义:教育促进社会经济环境和文化可持续发展;教育促进人的终身可持续发展;教育可持续发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北京可持续发展教育工作委员会主任、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学会会长石根东认为浙江省郴州市对均衡教育的探索,对教育本身的内涵具有示范作用。

可持续教育使农民致富

衢州是传统的农业市场,在农业产业转型升级中产生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已达50多万人。这些剩余劳动力迫切需要通过职业技能培训,才能实现转移致富。

1978年以前,赣州市人均gdp指标超过浙江省平均水平。改革开放后,浙江省其他地方大力发展工业,走上了城市化道路。为了保护钱塘江源头,朔州市严格限制工业企业,并在工业化进程中“后来居上”。“赣州的农民是生态的。持续和牺牲的短期发展机会,所以教育应该补偿农民,让农民在可持续发展中致富。”姚洪昌说,“可持续发展教育不仅仅是基础教育或学术教育。它应该反映在职业教育和成人教育中。”

从2003年起,沧州市开始大规模培训转移农民。沧州市采取企业培训与培训相结合,允许企业直接参与农民培训,并根据农民专业定制“菜单”,有效提高农民就业竞争力。为确保农民培训工作的有效实施,赣州市还探索实施“农民培训券”制度,要求所有中等职业学校和乡镇学校积极参与“万户农民素质工程”,不断的培训,让40余万农民学到了一门技能,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这种农民培训形式的当地形式被称为“在田间洗脚,在城市洗脑”。

现在,Qu州保姆已成为全国知名的人才品牌,“供不应求,学生在校接受培训,被用人单位命令”。姚洪昌介绍。此外,Qu州市的一些职业学校和培训机构也在西部一些省份进行了农民的转移培训,培训方式逐渐成为品牌。 “目前,zhou州柑桔产业的升级需要一批农业技术员,因此我们正在大力开展农业技术员培训。”姚洪昌介绍。

“以当地资源为基础开设校本课程,让农民接受新的培训并走上繁荣之路,让农村儿童在家中接受高质量的教育,使农村学校充满发展活力,都是对可持续发展的探索。 Qu州市的教育。”姚洪昌这样总结。

(张宁瑞陈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