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考生信息泄露”的调查结论

6月26日《钱江晚报》和《是谁“偷”了千名考生资料 ?官方承认内部泄密》,6月27日以《新闻纵横》为标题的中国之音《浙江衢州考生信息网上叫卖教育局称内部泄密》,反映了漳州高考中候选人的信息披露,并向局提供了“数千”在网上购买。候选信息”(实际上提供了有关948篇文章的信息,涉及漳州926篇文章,涉及其他22个地方。)引起了网络的高度关注,新浪,搜狐,人民网等站点已被转载。6月30日《钱江晚报》再次使用《杭州近5万考生信息网上叫卖》进行跟踪报告,该局非常重视此事,并立即检查了该市的高考录取系统和学生身份管理系统,根据记者提供的泄漏清单,成立了调查小组。负责调查所涉及的学校,并提供由记者提供的泄漏清单,逐一检查。

1.报告指出“候选人数据的准确性为100%”不是事实。我们逐一检查了记者提供的926条信息。正确使用了学生姓名,电话号码,父母姓名和性别等关键信息。在有关Duze中学的622条信息中,有168条是真实的;在116条消息中,有23条是真实的;涉及龙游第二中学的106条信息中没有一条是正确的;与龙游横山中学有关的82条信息中有37条是正确的。在记者提供的926条信息中,有228条是真实的。

2.泄漏清单不是高考候选人的信息。高考考生信息的核心字段为“报名编号,申请考试科目,录取票号,考生成绩”,泄漏表中所有信息均为空白。泄漏清单的信息字段也与高中管理系统的信息字段完全不同。此外,泄漏清单的准确性很低,我们的学生身份管理系统和高考信息都是100%准确的。这个城市的高考候选人名字很亲密,泄漏的人数只有900人。我们检查了该市的招生系统和高中,但未找到有关候选人的信息。在该报告中,“教育局说内部泄漏”是虚假的报告。泄漏清单既不是高考候选人的信息,也不是高中管理系统中的学生的信息。

3.泄漏列表中有大量错误信息。例如,在与龙游第二中学有关的106条信息中,所有的学生姓名,家庭住址,电话号码,身份证号码和家庭住址都被捏造了。在与漳州中学相关的116条信息中,家庭住址中存在一些低级错误,例如“浙江省漳州市龙湖县柯城区石梁镇”(龙游县和柯城区均为下属)沧州市各县区)。 “浙江省漳州市龙游县全旺镇马邑村29号”(富旺镇属于漳州市Han江区,不属于龙游县),所有地址均不正确。

4。关于228条真实信息的泄露渠道。1。2009年9月,黔江区杜泽中学的泄漏名单被列为高中毕业生名单。被泄露的名单中有36人不是高中生,其中28人是高中生、离校生、辍学生、转学生。我们的学生。在过去三年中,50多名转学和返校的学生没有一份名单。因此,我们认为,泄密名单实际上是目前在读高中(2007年夏)学生的信息。2007夏天,一个带教育信息的计算机从教务处被偷了。部分新生入学时存在信息泄露现象。2。龙游县第二中学的泄密名单上没有人是该校的学生。龙游二中不存在信息泄露问题。3、龙游衡山中学,今年的学生有530多人,真正的只有37人。泄密名单上的真实信息分散在三年级的每个班级。信息不规范。一名高中辍学学生的名字和一年前一名学生使用的电话号码出现在泄密信息中。我们认为卖方有可能在全国设立专门人员收集信息,建立数据库,然后在网上销售。4。在所有与漳州中学有关的信息(包括与龙游二中有关的所有信息)中,“家长姓名、身份证号码、准考证号码”等信息均为空,家庭住址和来源不正确。所有的都是捏造的,也就是说,在这部分信息的泄露名单中,只有“学生姓名、电话号码、性别”三信息更准确,性别可以根据姓名推测,我们可以分析,可能是QQ群和同学们有联系。在班上互相迷路,被罪犯利用。

?衢州市安克雷奇

2010年7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