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联邦教育部长2017年中期高等教育成绩单

  一、前言

  2017年7月1日是美国联邦政府对高等教育实施财政资助的新财年的开始,新财年的新变化将会影响数以百万接受财政资助的美国人。积极的一面是,国会恢复了针对佩尔助学金(Pell Grant)的全年拨款,低收入学生将能够获得佩尔助学金的额外资助,该资助旨在为在暑假补习期间尝试选修更多课程的大学生提供额外资助。而令人不安的一面是,学生贷款利率的年度重新设定使本科生的贷款利率上调了69个基点,达到4.45%。

  二、德沃斯在高等教育领域所做的六件事

  尽管佩尔助学金的全年拨款和本科生贷款利率上调都不是联邦教育部所采取行动的直接结果,但是联邦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和她的团队并不是毫无反应的。在出任联邦教育部长将近半年的时间里,德沃斯和特朗普政府已经采取了几项行动,从长远来看,这些行动可能会对高等教育和学生贷款产生重大影响。

  德沃斯主导下的高等教育成绩单并不漂亮。如果德沃斯和她的团队在履职的头144天内所做的工作全都见效的话,那么数百万名借款人在贷款服务上所获得服务将会变得更糟糕;贷款和资助金额都将会减少;学生们将无法从低价值计划(low-value programs)中获得保护;被骗的借款人将得不到救助。

  以下是德沃斯和特朗普政府迄今在高等教育上所做的六件事,其中包括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数和金额。

  (一)鼓励学生贷款服务“大到不能倒”

  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数和金额:3200万借款人,借款总额达9635亿美元。

  特朗普政府在今年4月12日宣布撤回奥巴马执政时期所制定的一项政策指引,该指引将以借款人为重点的保护措施和各种客户服务保障纳入竞争,目的是遴选出为联邦学生贷款提供服务的新公司。5月中旬,修订后的竞争政策发布,其中包括了一些令人不安的变化。首先,联邦教育部宣布将只会挑选一家公司作为主要服务机构,为3200万名借款人中享受联邦政府学生贷款的借款人服务。第二,联邦教育部取消了让服务机构向高违约风险借款人提供更加积极主动的援助的要求,诸如增加电话联络次数和拓展服务范围。诚然,该政策依旧包含了某些重要特征(尤其是为所有的借款人使用单一的、共同的平台,以联邦教育部的品牌化为特色)。但是,给予一家公司高达10亿美元的贷款造成了一种“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o fail)的垄断现象,这使得监督变得困难,而且学生的成绩可能变差。

  (二)提议削减1430亿美元联邦学生贷款

  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数和金额:1年至少600万名借款人,10年削减1430亿美元。

  2017年5月,特朗普总统公布的预算方案向贷款学生发出了明确的信息:如今已不同于以往。该方案提议,在未来10年里,针对数百万名学生贷款人削减总额高达1430亿美元的福利,包括终止向新借款人提供补贴的斯塔福德贷款(Stafford Loans),这一举措削减了390亿美元。每年,斯塔福德贷款向600万名在校借款人提供各种无息贷款。

  此外,预算方案通过为新借款人制定基于他们的收入偿还各自贷款的计划,削减760亿美元资金。该计划要求借款人每月偿还的贷款占其收入的比例高于目前大多数其他计划所规定的比例。尽管本科生借款人在还款15年之后可以免除债务——比目前相关计划的期限提前了5年,但是研究生借款人将不得不等上30年——比目前相关计划的期限延长5年或10年。目前,在政府直接发放的贷款中,只有不到600万的借款人处于基于收入的还款计划中。

  最后,特朗普总统预算方案提议通过废除公共服务贷款豁免(Public Service Loan Forgiveness)的方式再削减270亿美元资金。该计划规定借款人在公共部门工作满十年后免除其未偿还的债务。约有50万名借款人已经对该计划表示了兴趣,不过受此项计划影响的人数可能还要多得多。

  平心而论,被提议的预算方案的确包含了一个积极变化——通过终止对旧的银行学生贷款系统的一些不必要的补贴,节省4.43亿美元资金。但是,与上述削减的数十亿美元相比,节省下来的资金是微不足道的。

  (三)提议掠夺佩尔助学金预留金并削减补助金

  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数和金额:1年至少160万名学生,50亿美元。

  除了学生贷款政策的变化,特朗普的预算方案也提议从补助计划(grant program)中削减数十亿美元。其中最大的一笔是针对佩尔助学金预留基金(rainy day fund)的39亿美元的资金,这项计划是在早期削减学生援助项目的基础上逐步建立起来的。尽管此举并没有立即减少美国针对大学的最大的拨款(largest budget),但是从长远来看,它使后者变得更加不稳定。除此之外,该预算方案还试图废除联邦补充教育机会补助金(Federal Supplemental Education Opportunity Grant),后者每年向150万名有需要的学生提供7.32亿美元的额外援助。预算方案还希望通过联邦工作学习计划(federal work-study program)将补贴的资金减少一半(削减4.87亿美元),影响30万受助者。最后,预算方案还包括一系列削减计划:大学访问计划(削减1.93亿美元),一些机构支持项目(削减0.86亿美元),校园里的儿童保育基金(削减1500万美元)。

  (四)着手废除两条消费者保护条例

  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数和金额:至少6.4万名学生,预计25亿美元的未判决的借款人辩护索赔;36万名学生,以及数十亿美元的收入。

  联邦教育部在6月14日宣布暂停执行并重新制定两条消费者保护条例。相关借款人保护法规(borrower defense rule)为受到诈骗的借款人获得贷款免除提供了一个流程;为遇到意外的学校承担财务责任创造条件;禁止使用阻止学生将学校告上法庭的强制性仲裁规定;为学生在其所在学校倒闭时清偿债务提供更长的期限。该条例本应在7月1日生效,但是已被无限期暂停。

  同时,当接受联邦资助的大学毕业生有着与自己的收入相比很高的负债水平时,有偿就业法规(gainful employment rule)将会开展职业培训计划。虽然联邦教育部不会暂停执行这项法规,但是打算对其重新修定。该法规可以使培养了将近36万名大学毕业生的2000多项计划继续运作。

  这些法规的修订可能只是一个开端。德沃斯在上周要求社会各界就成立一个监管改革专案小组发表意见,此举可能是德沃斯希望进一步排斥各种学生保护措施转而支持各种掠夺性大学(predatory colleges)的信号。

  (五)恢复各种繁重的收费

  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数和金额:420万借款人中的一小部分违约银行贷款债务达656亿美元。

  恢复向违约借款人收取较高的费用是德沃斯在高等教育领域所做的首要事情之一。此举措适用于身负类型较为陈旧的债务且尝试解决拖欠贷款的借款人。奥巴马政府曾试图阻止代收欠款的公司向借款人收取费用。然而,德沃斯允许各个代收欠款的公司向借款人加收贷款余额16%的费用。许多公司都曾宣布将不会收取这笔费用,但是,德沃斯的行动预示着她有可能在更大程度上是贷款方而不是学生权益的倡导者。

  (六)实施全年佩尔助学金计划

  可能受到影响的人数和金额:90万学生,15亿美元。

  除了上述令人不安的行动,国会所做出的为全年佩尔助学金计划恢复拨款的决定是迄今最积极的高等教育发展动向。这笔拨款为低收入学生提供额外的资助,前提是他们在一年内尝试选修更多的课程。尽管是国会恢复了这些资助金,但是联邦教育部很快就制定相关规定,以便这笔资金在7月1日到位并投入使用。

  三、其他行动和言论

  特朗普政府已采取的其他的一些行动可能会对高等教育带来负面影响:

  宣布任命韦恩·约翰逊(Wayne Johnson)出任联邦学生助学金办公室(Office of Federal Student Aid)新主管的意向,韦恩·约翰逊本人经营着一家私人贷款融资公司;

  曾谈及将联邦学生助学金办公室移交给联邦财政部管理;

  扩大对于民权调查的权利,包括变性学生(transgender students)的问题以及发生在高等教育机构的性侵犯问题;

  撤销保护变性学生的相关文件;

  撤销然后部分恢复一个自动将税务数据转移到财政援助表单的工具。

  四、总结:事情难以改善

  联邦教育部在高等教育领域所采取的初步行动不太可能引起好转,制定各项规则的尝试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多需要担心的事情,包括法规即使要被重新修订,但是人们依然要忠实执行;对认证机构严加审核;恰当管理第一轮公共服务贷款免除等问题。

  在某种程度上,联邦教育部还需要把奥巴马时代的行动转变为积极主动的议程。在联邦教育部长提名确认听证会上,德沃斯曾提及过找到围绕着问责制、学生债务等问题解决方案的必要性,一再按“撤销”按钮只会将她带到这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