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什么样的教育决策机制教育新理念与“十三五”中国教育的生长点

  摘要

  决策成功是最大的成功,决策失误是最大的失误。近年来,教育领域重大决策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建议,把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等作为必经程序,在科学、民主、依法决策方面取得长足进展。由于科学、民主、依法决策是一个元问题,因此对教育发展至关重要。

  决策成功是最大的成功,决策失误是最大的失误。近年来,教育领域重大决策充分听取各方面意见建议,把公众参与、专家论证、风险评估、合法性审查、集体讨论决定等作为必经程序,在科学、民主、依法决策方面取得长足进展。由于科学、民主、依法决策是一个元问题,因此对教育发展至关重要。

  完善利益相关人或其代表参与决策机制。 利益相关方参与决策,是民主决策的重要体现,是公共政策出台的应有程序。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促进教育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就要建立和完善利益相关方和社会相关方面有序参与决策的机制,以共治求善治。例如北京市东城区等地建立学区工作委员会,工作委员会成员由教委领导、学区内的学校校长、责任督学、教育直属部门、学区所在街道社区、属地派出所、驻区单位代表、家长、学生代表以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同组成。学校也要完善治理结构,建立依法办学、自主管理、民主监督、社会参与的中国特色现代学校制度。政策就是价值和利益表达。从民主决策来看,一要考虑市场经济条件下利益主体多元化的现实,充分征求和合理反映不同利益主体的意见建议。二要建立争端解决机制,使政策符合最大多数人的利益。如问一项政策对与错,可能见仁见智,如问一项政策是否得到多数人支持,则比较容易操作。但这里仍有三点需要关注:一是取样是否科学,有时会面临“沉默的大多数”。二是有时不能采用简单多数,民主决策是手段,科学决策是标准,教育事业同时具有公共性与专业性双重属性。这就要在强调民主决策的同时,坚持制度理性和专业选择,关键是符合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三是有时大多数是相对的。例如进城务工人员在流入地、就学地考试,就会存在不同范围的多数,这时就需要分析和统筹。

  坚持自下而上与自上而下相结合促进科学决策。 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这是我们党的群众路线,也是我们党的根本工作路线。人民群众中蕴藏着无穷的智慧和力量。基层是改革的重要推动力量,经验出在地方、基层和学校,要热情鼓励、大力支持地方教育政策与制度创新。而在充分调研各地问题解决策略、政策创新经验的基础上,就能够较好地集中决策,出台国家层面的政策,并且使改革更接地气,精准对接发展所需、基层所盼、民心所向。这就是政策创新的归纳逻辑。在政策创新方面,要多用归纳逻辑,依靠更多实证基础及更多地方支撑。同时,国家层面的政策多应为指导性的,这样也为地方自主探索留下空间。从形成教育改革的面上决策而言,试点是重要方法。严格地说,面上改革应在法律框架内进行,在整个改革过程中都要高度重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发挥法治的引领和推动作用,所以我们才讲政策创新要进行合法性审查。但经批准的“试点”“试验区”则可以在规定的权限内突破现行滞后法律的限制,从而特批了这些地方大胆探索的合法性。建立特区是中国推进改革开放的典型经验,教育体制改革试点或试验区就具有这种性质,通过试点的突破为面上决策提供经验,加快解决经济社会发展对高质量多样化人才需要与教育培养能力不足的矛盾,加快解决人民群众期盼良好教育与资源相对短缺的矛盾,加快解决增强教育活力与体制机制约束的矛盾。开展教育体制改革试点,要善于从“模范”中发现“模式”,重在体制机制创新,为国家层面教育改革提供典型经验和示范引领,实现“重点突破”与“整体推进”的良性互动、“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的有机结合。

  加强教育科学研究和教育政策评估促进科学决策。 “没有教育科学,就没有科学的教育。”教育科学研究尤其是教育政策研究在服务教育科学决策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要着力提高教育政策研究质量,更好服务教育决策。一要把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统一起来。解放思想是一种态度,实事求是是根本要求。解放思想解放到什么程度?就是解放到实事求是的程度;实事求是则在解放思想中开辟道路。教育政策研究要立足中国国情,借鉴国际经验,突出问题导向,注重实证研究,坚持实事求是,从现象中发现本质,从关系中发现规律,从矛盾运动中找到问题解决方案。二要把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统一起来。学术的使命是求真,行政的使命是求善;研究以善求真,决策以真求善。政策研究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把真与善、前瞻性与针对性、必要性与可行性、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都统一起来,从而使政策建议管用、解渴、可操作。高考改革的研究与决策就是如此。三要把政策研究与政策评估统一起来。作为教育政策研究的独特组成部分,教育政策评估可以分析政策是否得到执行、政策目标是否达到,从而提出政策继续、政策调整或政策中止的建议,这十分重要,应予以高度重视。以后可能会减少对学校的过多评估,但对政策的评估则应加强。提高教育政策研究质量和政策评估水平,需要把新型高水平教育政策研究智库建设作为一项重大任务加大力度支持、切实抓好做强。教育政策研究智库应紧扣国家急需,服务国家战略,以客观的角度、前瞻的视野、扎实的研究,拿出高水平、建设性、切实管用的政策建议,形成质量高、效果好、针对性强的研究成果,充分发挥战略研究、政策建言、人才培养、舆论引导的重要功能,充分发挥思想库、智囊团、参谋部、宣传队的重要作用,服务教育科学、民主、依法决策,破解重大教育改革发展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