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中国青年报:教育部监控得住高校财务吗

最近,关于大学财务的新闻很多: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蓝皮书显示,中国公立大学的银行贷款在1500亿元到2000亿元之间,其中有些已达到10亿元至20亿元之间。出于这个原因,蓝皮书警告说,大学和大学热衷于“封闭土地以促进教学”。它给我国带来了新的金融风险;然后,新华社《大学收费一团乱麻》的报道引起了人们对大学费用“神秘”的强烈怀疑。

在这种背景下,教育部有必要和有针对性地加强高等学校的财务管理,并“全面实施对直属高等学校资金流动的即时和动态监控”。但是,这种行政措施是否足以监控大学的财务风险并进一步控制大学收费领域的混乱和混乱?我认为,恐怕很难保持乐观。我感到关切的是,教育部缺乏动力和能力来确保其有效执行这种财务监督。我们知道,要使任何一种监督真正有效,这两个内部支持力量是必不可少的。

首先,从动机的角度来看,众所周知,按照现行的大学管理体制,教育部与大学,特别是直接隶属大学的大学之间的关系,不是公共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具有超然的兴趣,但高度依赖的从属关系-“直接从属”,这已经可以解释了。从拨款,人员的任命和解聘到学科设置和招生计划,教育行政部门和大学都拥有无数的利益,例如“不断削减,消除混乱”。在这样的管理体制下,管理部门是否有足够的动力来“坚决查处,决不容忍”大学作为“儿and妇”,值得怀疑。

一个反证是,近年来,高校在财务问题上遇到了很多麻烦,但这些问题要么被审计,司法机关发现,与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无关。甚至即使出现问题,教育部门也很少认真对待。 “坚决调查处理。”例如,有多少名大学校长因乱收费和乱借而被解雇?

从能力上看,教育部直接拥有近百所高校,而它们都是庞大的高校。每年涉及的资金额达数千亿元人民币。因此,即使教育部可以无私地进行监督,也足以承担教育部的动态监督责任。以前,国家审计署是一个专职的财务监督部门,它使用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来审计18所学院和大学。教育部的财务监控是否比“审计风暴”更有活力?

这样,当前对高校财务管理的监督,广泛的社会监督,比简单的行政部门的监督更为有效。例如,大多数学生的父母的监督,全职社会中介的第三方监督。无论是监督权还是监督能力,这些监督力量都比教育机构更加充分和充分,可以保证监督结果的客观性和可信性。当然,在此过程中,教育行政部门没有监视任务。但是,此监视不必涉及直接利益干预。相反,它敦促大学公开披露其财务信息并及时接受社会监督,然后再建立它。一套完善的公立高校财务信息公开机制,为社会监督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张贵峰)